武馆简介
THE MARTIAL ATRS
传承中国千年武学、弘扬武道 精神为宗旨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363154894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武馆简介

余发斋(1854-1940)祖籍广东,生于四川简阳县。重庆地区“余门南拳”的创拳人。自幼喜爱武术,好学求精,善于博采众长,家传武技经其琢砺发展,日臻完善,拳风别具一格。1918年,四川武士会在成都青羊宫举办打擂比赛,余虽年逾花甲,因武技高强一举扬名蜀中。同年,偕子余鼎山来到重庆,初在药帮传技授徒,后在川师、二女师、高商等校执教。1926年受聘于重庆商埠督办潘文华为名誉社长的“扬武国技社”,任总教席。由于技艺高超,拳风独特,教学卓有成效,从学者众多,传播面广,影响极大,所授拳技逐渐以其姓氏命名,著称于二、三十年代,对重庆武术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。
   余家父子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几十年来,老石盘人在茶余饭后,都津口乐道这个被石盘人引以为豪的传奇人物----余三教师。
   余三教师,姓余名光斗,字发斋,出生在简阳县原石盘埔的一个农民家庭,父亲是练武的。余老先生幼年活泼好动,喜欢跳跃翻腾。受父亲的影响,少年时就开始练习打拳踢腿和刀枪棍棒等功夫。到了弱冠之年结婚成家。两年后生子即后来名扬巴蜀的国术高手,余三教师长子余鼎山。由于鼎山老师勤奋和刻苦修为,渐渐地在石盘和周边地方小有名气。

   后来,有个河南老乡,在当地好打不平,打死了人命,避祸到四川简阳,路过石盘埔,听余三老师之名,知是行家,便到余家拜访。余老先生热情接待,言谈之间,论及武术,十分投机,双方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。从此,他就留住在余家。余家的人都叫他曾师祖,曾师祖为人豪爽,平时除同余老先生切磋武功外,还言传身教自己的武术绝招,炼武的人,跌打损伤的药少不了。曾师祖还给了不少的药方给余老先生。这些对后来名扬巴蜀的余鼎山都获益不少。后来,曾师祖不幸得病,经八方求医,治疗无效而逝。余家的礼厚,葬在自家的屋房,春秋二季率扫坟墓,逢年过节还在家顶敬。

   冬去春来,时间谈谈的过去,余家父子白天务农,早晚练武,还教了一批徒弟。耍狮子是习武的人亮的招牌,狮子耍得好,说明你这个老师的武功也差不了。余老先生在弟子中培养了一班狮子队,平时训练耍狮子,翻午台,一翻就是七层,就是说,用七张方桌,重跌往上翻,同时还要做各种表演,到了顶上,沙和尚和狮子六只脚还要在方桌的四只脚上面做高难度的精采表演,逗狮子咆哮,其场面真是惊心动魄,难怪当时有很多观众看到此都胆战心惊,对耍狮子的人来说,稍有失误,轻侧伤残,重侧身亡。在余老先生的精心调教下,艺高人胆大的余家狮子队从未失过手。大家都评论,余家狮子队是简阳一等一的狮队,每逢春节,远离石盘镇五六十里的龙泉驿都要专人来请余家狮子队去表演,在龙泉街道,庙宇,机关。爬杆,破阵,翻午台,每次收的红和彩都要担几挑。

   少年时的余鼎山,由于勤奋武学,功夫精进,在简阳地区就崭露头角,令人们刮目相看。事情是这样的:一次,12岁的余鼎山随母走人户,在石桥码头赶船过河,母亲年轻,人材出众,有一伙年青的船老板就有意说轻话,惹恼了身边的余鼎山,举拳便打,打得那个说轻话的船老板(船工)鼻青脸肿,另外的船老板看见,一二十个人一拥而上,本想将少年余鼎山制住,就是近不了他的身。打斗中,忽然有人认出,忙喊住手,说这不是石盘余三教师的儿子吗?并叫这伙人过来,赶紧赔礼道歉。一场风波许须然过去,而少年余鼎山在石桥河坝与一二十个船老板打斗的胜事却很快传开。这一打斗,打出了余鼎山的名气,打出了余家拳的威风。

   余鼎山下面还有个弟弟,叫余连山。青年时的余连山悟性好,在父亲的精心培养下,功夫不亚于余鼎山。可惜婚事过早,膝下无儿,只有一女,染病不治而逝。真是可惜,若能跟父兄同存,共事业的话,余家三父子和余家的拳法,不仅名扬巴蜀,还能驰名国内也未可知。

   在那个年代,一个农民武师,一无靠山,二无机遇,要想扬名,确实很难。因此,余家父子更加努力,钻研武学,苦练武功,从不间断,等待机会,大展宏图。虽练就了一身钢铁般的功夫,只是英雄无用武之地,机会迟迟不来,在农村呆了几十年。

   民国五年,机会来了。督军熊克武在成都与成都国术馆共议,在成都摆擂,招收各州府县的武士赴擂,名为国家选拔人才。一批乡绅弟子听话后,来余老先生家报喜,劝说余老先生去成都赴擂。发斋老师才与儿子余鼎山,孙子余德馨,弟子扬占荣,张光远到成都。先在北门高笋塘住下。第二天,一行人到成都国术馆报名登记,并且,当场表演了拳术,刀棍,由于武艺超群,招术精湛,被国术馆评委选中,并推荐为擂主。擂主分为三个组:一组的擂主为李国操,二组的擂主是马宝,三组的擂主就是余发斋父子。由武术协会划分出各组的比赛日期,张榜公布于众。有日,发斋老师主擂,老师在擂台上接待了一位外省武师,通名后知道,这位武师叫白方。叫手几个回合后,余老先生脚尖进入白方红门,但马上收住,未伤白方一点皮毛,白方自知余老师手下留情,甘败下风,拱手下擂。由此可见余老先生的武德。事过多年,白方路过石盘埔,亲临余老先生家拜谢当年在擂台上比武时,脚下留情之恩。

   又一天,该余鼎山主擂,接待各地赴擂的武师。余老师上台亮相后,看到台下一位军官,此人就是当时的司令赖清辉,外号人称赖大炮,身边坐了一位彪形大汉,也就是赖清辉的保镖,跃跃欲试,并且,满脸骄横的神情,准备上台抢手。鼎山老师最看不惯这种人,就指着那个人说,要说打别人我打不过,要说打你这种人我恰恰打的赢,是对的你就上来。主人赶紧扯住那人的衣服,怕他上台丢丑,主人脸上也不光彩。由此,也惹出一段事来,第二天刚开擂,本城几个有背景,有势力,有名望的人就连连上台过招,余鼎山打败一个又上来一个,对方采用车轮战法,不让你擂主有喘气的机会,并且,评判员又不公证评判,对方输了不摇铃,认对放轮翻缠斗。鼎山老师火了,似这样的打法,打到天黑也打不下来,就向评判员提出,打一手清,谁打死谁都不抵命,都不负责。这时,主席台上的人,看到鼎山老师怒发冲冠,满脸杀气,马上喊摇铃收擂。发斋父子知道事情有些古怪,怕遭恶势力不良之徒暗算,师徒一行急忙回到了北门高笋塘客栈,算清帐耗,连夜赶回石盘埔乡下,住在亲戚家里,静观情况如何。不数日,石盘埔街上来人,请发斋父子上街,说成都派人来送聘书,请发斋父子出山,为师长淡茂清做保镖,随后又招募成立一支杆师队下重庆。发斋父子在重庆会到一位当地很有名望的教师陈大章,并在重庆红杏巷设擂台比武,同余鼎山老师交手,不几个回合,陈大章就被鼎山老师一腿打倒,全场喝采,全城轰动。就此,把陈的招牌取下来,并将余家的招牌挂上去。从此,余家父子名扬陪都重庆,并定居重庆。发斋老师住在潘公馆,发斋老师在重庆收的第一个徒弟姓南,是个师长,继后另有各军的高中级军官及夫人,小姐,经常来向发斋老先生拜门学武,徒众盛多。鼎山老师在军队当教官,同时教各行各业,机关,学校和单位的徒弟也不少。余家的事业如日中天,生活也过的很好很安稳。一晃十年有余,那是民国16年的事,一天,发斋老先生患了疾病,请医生治病,不防有心怀不满的坏人趁此跟医生勾结,在药中下毒,毒瞎了老先生的双眼。当时,潘军长一怒之下,掏枪要枪毙这个医生,发斋老先生再三向潘军长讲情,饶这个医生,虽然他黑了心,我的眼睛已经瞎了,就是把他枪毙了,我的眼睛也不能复明,况我已老了。受军长的厚恩厚待,我谢谢军长了。由此可见老先生的大度容人。民国16年,发斋老先生回石盘埔老家定居。

   事后,中日战争爆发,敌机经常轰炸重庆,民国32年,鼎山老师离开重庆到雅安,教军长刘文辉的少爷的武术,大约有一年的时间,刘文辉的少爷考大学到成都读书,鼎山老师又随学生到成都,就住在提督西街的徒弟家中,学生对老师非常好。不久,老师身染重疾,学生细心待奉,医治无效,当年腊月三十,电报余德馨,接回老家,次年正月初十病故,时值民国34年。做了七天道场,以古礼隆重安葬。相隔一年,发斋老先生也不幸逝事,也做了几天道场并以古礼隆重安葬。两颗武学明星就此损落。

 

 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新闻动态 | 武馆荣誉 | 信息反馈 | 咨询留言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09-2015 渝ICP备14006332号-1 联系人:杨馆长 电 话:13637809436 网址:www.cqyangwu.com 邮 箱:1363154894@qq.com
地 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中心五支路A4-07附1
友情链接:古戈文化 重庆禅道武术馆   技术支持:网沃科技
奥体中心扬武武术馆总馆
教育咨询:
电话:13637809436
品牌合作:
电话:13637809436
微信咨询:
电话:13637809436
在线咨询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扬武客服一